由于两者都是不及物动词,我该如何辨别非格和非格的动词?


回答 1:

基本的,定义上的区别是,非格格动词具有主体动词,而无格动词具有患者主体。 因此,从广义上讲,如果主题是某件事,那可能是没有根据的,而如果主题正在做某事,那可能是没有根据的。

但是,一般来说,我们只关心这些类别,因为语法的其他部分对它们敏感。 因此,如果您在理解语义角色时遇到困难,可以使用一些语法测试来区分两者。 英语并不像某些语言那样具有太多或明显的语言(例如罗曼语的语言会根据无用/无用状态选择不同的辅助词),它们并不总是100%准确,但它们确实存在。

首先,非宾格动词的过去分词可以形容词地使用,而非格动词的过去分词则不能形容词。 因此,我们有“融化的冰”(表示“冰融化了”),“降雪的”(表示“降雪了”),因为“融化”和“下降”是没有意义的,但不是*“来者” (表示“那个人来了”),因为“来”是没有根据的。

另外,非宾格动词的主语可以通过结果性修饰语(在这样做时具有语义上的意义)来修饰,如和物动词的宾语一样,而反义动词的主语不能(如和物动词的宾语一样)进行修饰。 因此,我们可以让“雪融化成水”,表示雪融化了,变成了水,但不是说*“该男子走进了胜利者”,以表示该男子通过到达而变成了胜利者(该句子是语法上的,但含义完全不同!)

最后,非格格不及物动词可以带有“同类对象”,例如“他笑了邪恶的笑声”。 (例如,“他笑得很厉害。”)或“她走了一条愚蠢的路”(即“她走了一条愚蠢的路”。) 因此,例如,我们不能说*“雪融化了快融化”-“雪融化了快融化”是强制性的。


回答 2:

非常简单地:

如果主语是动作的代理(状态动词的更改),则该动词是不定格的:阳光普照。

如果主体不是该动作的主体,而是“忍受”该动作(固有定向运动,存在,出现/消失的动词),则该动词就没有格格:太阳升起。

测试:如果可以将动词的过去分词用作“主题”的名词修饰语,则该动词是无宾格的:

升起的太阳。 灿烂的阳光???


回答 3:

不责怪任何人,不要求别人指责,不去任何地方,不及物动词。

坐久了,外面的雨落得很慢,忍受了对《太阳照耀》中不合格动词的过分思索,在其他地方,甚至在云层之外,《太阳升起》中的非宾格动词也没有这样做可以肯定看到的是,升起的太阳永远是不可能的事实。